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暖冰

每天醒来,你和阳光都在,这就是我要的未来!

 
 
 

日志

 
 

小街里的旧时光  

2010-05-21 17:23:58|  分类: 诗样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街里的旧时光 - 暖冰 - 暖冰

 

街并不小,窄而长,拐弯抹角地向深处绵延。街两旁住着老洛阳的人家,房子历久而古老,青灰的瓦檐上,常有几株绿绿的迎风草在夕阳里舞蹈,显得格外地有农家气息。

小街的末尾分支出另一条猫儿胡同,胡同口藏着一家小小的塑料厂,那个厂子是我曾耐下性子呆过一年半的地方。厂子虽小,五脏俱全,各色的利益纷争丝毫不亚于大厂。我是厂里的一名质检员,工作是对当班工人生产出的产品进行抽样检查,每天轮流着上早、中、晚、夜四个班。早班从早上7点到下午一点,午班从下午一点到晚上7点,晚班从晚七点至凌晨12点,夜班则从凌晨12点至早上7点。那样的生活枯燥的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每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手指机械地穿梭于粗糙的塑料堆里,挑挑拣拣,修修整整,像是在将我蒙灰的心灵一点点擦拭干净。那样的生活又是踏实的,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才能逃走,双脚却依然在每天的上班时间准时迈进工厂大门。日子在走还是留的矛盾中一天天逝去,我终于熬过了最难捱的阶段,坦然接受了本是因寻梦而退学出来的自己最后却阴差阳错当上了一名塑料厂工人的事实。那段经历磨练了当时还不足20岁的我的意志,使我渐渐褪去了浮躁,变得平和,学会了在夏天闷热冬天酷冷的生产车间里不急不躁地做事。

相对于白班而言,我更喜欢上夜班。白天的时候各科室的领导都在,不时地进来分发这个文件那个文件,下达这个指示那个指示,芝麻大点儿的事能说成鸡蛋那么大,搞的人心惶惶,满城风雨。最看不得那些大妈级的老工人们倚老卖老的可恶嘴脸,一看见领导进来,立马不再扯着嗓子翻闲话了,而是一把抢过徒弟手里的活装模作样地做起来,边做边训斥徒弟这个不对那个不对,领导一走,就全对了。她们该喝茶喝茶,该聊天聊天,整个车间又成了茶话会场,却独独苦了徒弟,不仅要做自己的那份,还要做师傅的那份。

上晚班的时候,会清净许多,前半夜还热闹一点,后半夜就纯粹变成了自己的世界,谁都没了精神聊天,一个个摇头晃脑,做梦都想:如果车间里有张床该多好啊,我只睡半小时半小时老师傅天不怕地不怕,拿一块干净的纸箱扑在卡板车上睡起了大觉,还假惺惺地交代徒弟,如果做不完就折个空箱子装起来,等她睡醒了做。小徒弟心里明白着呢,等她醒来,差不多就到凌晨34四点了,最多做两三个小时,下班了她拍拍屁股走人,小徒弟却还要留下把这些垃圾清理完了才能回家。小徒弟强扛着一波波席卷而来的困意努力地做着两份工,实在熬不住了想趴在案头眯一小会儿,却又瞧见机器里几十秒一个的产品不停地往外出着、出着,索性拿出用钢条打成的刀子,用刀尖朝大腿上微微地刺一下,借着片刻的清醒,拼命地多做几个。

夜班的时候,我就用耳机塞住耳朵,将mp3的音量调的大大的,让歌声赶走瞌睡。白天是不让听歌的。白天是不得不向师傅赔笑脸的,白天是不能不帮师傅打开水的,白天是不能…..白天不能的事情,晚上都可以做。老妈总说我:吃裤子都比你穿着省!她常抱怨我的裤子穿的太费,一条裤子穿不了多久,大腿上就会多个洞出来,过不了几天,那个洞越来越明显,就淘汰换新了。那一年半中,我穿破了不下20条裤子,腿上的血道子还依稀可见疤痕。

我就是这样从徒弟慢慢熬成了师傅。20岁的我,后来有了两个30多岁的徒弟,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的确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受到过老工人的指派。身份虽变了,我却一直谦卑勤劳着,做的甚至比学徒时还要多。

那段做工人的日子,实在没什么可留恋的,厂门口的黑板上写的‘以厂为家‘这句话,我几次在下夜班的时候想偷偷把它擦掉,我发自内心的觉得虚伪。但我没有擦,我知道我不会在此呆一辈子,迟早会离开,就算这句话再假,也与我无关了。在那段光阴里我唯一喜欢的,是一种感觉,是下了夜班走出厂门,看着外面的世界一点点苏醒的感觉。鼻里吸进的气息带着清甜,天空还透着微微的暗蓝,一丝薄薄的凉意将身心的疲惫吹走,心情放松的像躺在云上。

就那样慢慢地晃着步伐朝家的方向走,沿着老街走出老街。常常停下脚步,在老街卖包子的店里买两个青菜包,就着吃一碗馄饨或者豆腐脑。吃完早餐人就清醒了,天色也越来越亮,出来晨练的人、上学的人、上班的人,遛狗遛鸟的人渐渐地都出来了,老街就这样热闹起来。我喜欢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热闹的世界,心里会生出一丝淡淡的暖意来,这安和的世界在悄然向我传递着动力,传递着希望,有那么一个时刻,我甚至会想,若每天清晨都能伴着这样的风景活着,该多好呢。

若在雪天里上夜班,我则一整晚都处于清醒甚至兴奋的状态,期待着下班后走出厂门,会有一地毫无足迹的崭新的雪路在迎我回家。老街空荡荡的,只有雪花在路灯橘黄色的光亮里吵闹。我迈着步子在落满新雪的地面上小心翼翼地挪动着,不知先踩踏哪一块好,我努力屏住呼吸,怕听不见雪的哭泣。我常常这么走着走着,就莫名地流泪,大概是为能独享这清晨不为人知的美丽而感动的吧!内心有多少波澜,脸上,却总是安静的,同头顶飘落的雪花一样,怀着憧憬而降,却不能随性地将自己变成蓝色,或者粉色,它在落地的刹那默默流泪,它从未想过会有融化成水的结果。

冬天的清晨,在老街喝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最好不过了,要一张切成丝的烙饼,泡在碗里,大口地吃完,所有感伤与疲倦皆会被腹中饱暖的感觉溶解。

如今的小街,一如当年那般热闹或宁静着,老砖墙固执地似还要将岁月再多看一百年,墙头的草随着季节黄了又绿,绿了又黄,街口每日人来人往,独独少了我这看风景的人。我早已脱离了那片世界,迈向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每每回忆过往,总是避不开那一段平淡无奇的经历,甚至羞于向人提起。曾愤愤地想,若时光能够倒流,能够避开那段毫无意义的枝节该多好?一年半时间,用来做点什么不可?为何偏偏要荒废在那个小角落里?又长大了些,观点慢慢变得不同了,我反倒很感谢那段时光,是那段经历让我明白了这个世界并非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纯净,我懂得了人活着的不易,因为不易,才更应该认真踏实的过每一天,更应该懂得满足之乐。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